犹如成串的葡萄布满枝桠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4日

  li

  割舌树的果实叫割舌果,海南话叫割嘴罗,也有叫马令公,土坛果,割舌果所属植物界,属楝科,乔木,高4-6米;小枝褐色,无毛,有苍白色皮孔。

  工作人员宣传如何防灾减灾。同一天上午,天涯区也在解放四路旺豪超市广场开展了相同主题的宣传活动,向广大居民宣传防灾减灾理念,增强社会公众防灾减灾意识,提高应急避险技能和自救互救能力。宣传活动完成后,市应急管理局、海棠区应急管理局前往蜈支洲岛和保利国际会展中心工地等多家生产企业进行安全隐患排查检查。

  割舌罗是典型的热带树种,主要分布在印度、斯里兰卡、印度尼西亚,在中国的海南岛、雷州半岛、云南西双版纳,广东、广西沿海地区等地也有分布,主要生长于村边、路旁或疏林中。形态灌木,常竖立,高可达数米。

  子的脾气十分暴躁,每次犁好地,母亲若未及时送饭,他便不打则骂,母亲很是怕他。

  母亲撞到的这棵树后来被村民称之为“割舍”树,寓意母亲割舍不下儿子,抑或是儿子对母亲的愧疚,据说后来儿子从树上砍来一根树杆为母亲刻了牌位。以此作为对母亲割舍不断的爱和深深的悼念,加上这棵树的果实很奇特,吃了之后会把舌头割流血,于是,就美其名曰叫成了割舌树,这就是传说中的割舌树的由来。

  割舌果,顾名思义,就是割破舌头的果子。也许你并没有吃过割舌果,更没有过舌头被割舌果割裂的经历,当然也无法体味舌头吃出血的滋味了。但对于生长在海南的“土著”来说,却有一段充满乐趣的童年故事,生长在海南农村的孩子,对割舌果可是一点也不陌生,割舌果是孩提时常食的“美味”。

  三亚日报社出版 中共三亚市委机关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6--0031

  为了减少舌头被割出血的情形,小伙伴们还有妙招,每次采摘之后带回家拿盐水浸泡之后才吃,这样就能缓解或避免舌头被割流血的情况,如果有哪位小伙伴吃了很多割舌果,还不流血,是很值得炫耀的事情。

  有关研究表明,从割舌树粗枝中分得4种生物碱:喜树次碱,安可任,吐根酚碱,吐根酚亚碱。并且割舌树对害虫有抑制作用,在云南有拿割舌树做杀虫剂,割舌树的提取物中,有一些对害虫的拒食活性。

  割舌罗易生发,树籽落到哪里,就在哪生根发芽,长大成材。树上有刺,坚硬锐利,乡下人都喜欢砍来围篱笆防盗,海边的渔人则喜欢用来晒鱼。

  曾记得,孩提时,家长时常告诫我们,割舌果千万不能吃,吃多了会把肠子和舌头都割断的。一开始,出于恐惧,从不敢轻易触碰,后来,亲眼目睹邻居的小伙伴们经常采摘回来吃得津津有味,也没看到像大人们所说的那样,舌头被割断的情形,便渐渐不再恐惧,有了跃跃欲试的想法。抱着试一试的心理,顽皮的我,虽然答应家长坚决不吃割舌果,但也抑制不住小伙伴们的诱惑,果断地尝试了。

  近日,三亚市海棠湾河心岛项目工地现场一片繁忙。该项目是三亚国际免税城商圈的重要组成部分,共建设13栋主体建筑,包括地下一层和地面两层,力争打造成集购物、餐饮、娱乐于一体的国际一流旅游商业综合体。

  据有关资料记载,割舌罗的果实和树皮有毒。食果实10余个即可使舌头表皮脱落、出血,树皮煮服可引起呕吐等症状。果实用盐水浸泡毒性可减轻或消失。割舌罗喜高温、喜光、畏严寒,野生于热带低海拔的村边、路边或者疏林中。为八角枫科植物土坛树的根、叶。

  传真 电子信箱:br>

  割舌果的外形很像葡萄,不过皮要比葡萄厚实。熟透了才能吃,吃的时候用牙齿咬开,中间的汁液味道香甜略带些许酸味,内有一颗带细软纤维包裹的种子,有白色和紫黑色的,吃的时候一般吸吮到仅剩下细软的种子,把种子吐掉即可。

  当老乡责备起儿子,不该因为母亲送饭来迟就追打母亲时。儿子悲恸欲绝地说,我只是想帮母亲挑担子,并不是要打她啊,我已经知道错了,我想弥补,没想到母亲误解了我的意图。

  手捧着割舌果,家长的告诫却仍在耳边回响,心里虽然忐忑不安,但是看着小伙伴们蜂拥着抢大哥哥们扔下来的割舌果,就无暇顾及其他,学着小伙伴们的样子,咬开紫黑色的果皮直接就往嘴里塞。

  割舌果在海南普遍存在,也有一段让人难忘的传说。相传,有一对母子相依为命,儿子每天到田间干农活,母亲则在家煮好饭送到田里给儿子吃,但儿

  熟透的割舌果有股淡淡的清香,一开始吃的时候不会想到舌头会流血,光顾着抢吃,不知不觉手上的一串已被吃得所剩无几。终于停歇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舌头在隐隐作痛,并且有了裂痕,正在一点点溢血,说话也含糊不清。真的被割舌了吗?害怕加上疼痛,我的眼泪开始哗哗地流。好在有经验的哥哥们,第一时间摘来割舌树的叶子,让我放嘴里含着,还别说,果真奏效,不一会的工夫,血就止住了。后来我才明白,为什么小伙伴们每次摘回割舌果,都会连同叶子也摘回来,原来叶子是最佳“治愈药”。

  有一天,儿子在田间劳作,肚子又饿又累,坐在田边的土坎上等待母亲给他送饭。休憩间,猛然看到树上有一只小鸟正在把衔来的食物喂给几只刚出生的鸟宝宝,感情甚好,幼小的鸟儿每次看到妈妈都欢欣雀跃,生怕妈妈不理它。儿子看到鸟妈妈为养活自己的孩子,不辞辛勤的为幼鸟觅食、喂食,不禁感慨万千,想起母亲为了自己,也是吃了不少苦,自己还这么不孝顺,经常责骂母亲,顿时感到羞愧难当。正在这时,母亲挑着箩筐给他送饭来了,儿子看到母亲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兴奋,拿着牛鞭飞快地向母亲跑去,毫不知情的母亲以为自己送饭又来迟了,害怕被打,于是,放下箩筐便迅速调头逃跑,儿子在后面追着,母亲在逃跑的过程中,突然一个踉跄撞到了一棵树上,不久就离开了人世,儿子痛苦万分,追悔莫及。

  小的时候,每逢到了割舌果成熟的季节,小伙伴们便隔三岔五地去采摘。平时,唯恐吃多了舌头流血,只要舌头没什么大碍,必定又去采摘来吃,有时候,觉得吃得还不够过瘾,吃完后还捎上一些带回家,去掉外皮后,把它收进干净的矿泉水瓶里,塞上点盐巴,摇晃几下,让其浸泡之后,待到嘴馋时又可以继续享用,直吃到犹如被利器把舌头轻轻划伤了一样,出现一两条裂痕,实在不能再吃了才肯罢休。当然了,这些都是在家长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进行的,割舌果是家长们禁食的野果。

  除了毒性,据我国医书《中华本草》中记载,割舌罗还是一种很有用的药材,用其叶煎汤内服或适量捣敷外用,可治祛风除湿,活血止痛。主风湿痹痛;跌打损伤等症。

  已经熟透的割舌果像往常一样,落寞地挂在枝头,小伙伴们迫不及待地爬上树去采摘,斜靠在树枝上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并不时从树上摘上几串往下扔,照顾爬不上树的小伙伴们。

  如今,我对第一次吃割舌果的印象还颇为深刻。那年我大概只有八九岁光景,哥哥的几个玩伴相邀去采摘割舌果,被我无意间听到了,我便屁颠屁颠地跟了过去。在离家不到一公里的坡子村园,有一棵形单影只的割罗树(当地人的俗称)笔直地伫立在坡子上,那是一棵年岁久远的大树,树干粗壮,树叶茂盛,足够一二十人避暑纳凉。当时那里只是荒坡,靠天下雨的旱地鲜有人开垦,几乎没什么人,所以我们去采摘割舌果更是无人理会了。此时,尽管割舌果已熟透,犹如成串的葡萄布满枝桠,甚至散落一地,也鲜少人问津,反倒成了我们这些小伙伴时常光顾的乐园。

  犹记得,这棵割舌树伴随我们多年,给我们带来了不少的乐趣。如今在家乡,很少能看到割舌树的踪影,但记忆中有关割舌果的记忆却历久弥新,成了人生中一段美好的回忆。

  割舌树属于野生的果树,前不久,偶然在家附近的园子里看到一棵幼小的割舌树,那一抹绿色在园子里并不显眼,虽然与儿时见到的割舌树无法比拟,但对于有着特殊记忆的我来说,这棵小树的存在实在太稀有了,让我足足兴奋了好几天。

  据了解,近年来,三亚繁星义工社每到周末就组织义工志愿者分批打捞三亚河水面垃圾,用实际行动保护母亲河的美丽洁净。本报记者袁永东摄。

(编辑:admin)
http://ginjag.com/gesheshushu/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