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桑叶茶的功效主要是除烦渴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1日

  黄芩是一种常用的中草药,在北京的山区分布很广泛,除了传统上根茎入药以外,华北的山民,早就利用黄芩的茎叶做茶引用了,一般称为野山茶或直接成为黄芩茶。当黄芩在夏初枝叶茂盛之时,人们割取黄芩的枝叶,切碎后阴干,这称为黄芩生茶,也可直接泡水饮用了,不过这种生茶的寒性较大,喝了容易滑肠、闹肚子,所以饮用生黄芩茶的很少。把生黄芩茶经过数遍蒸煮,取出再晒干,就是熟黄芩茶了,这种熟茶性质温和,是最常用的。

  不过现在,用岩青兰做茶的,已经不多见了,在门头沟部分山区,还有用岩青兰代茶的,称为地皮茶或毛尖茶,主要是用于治疗感冒预防和治疗,以及咽喉肿痛等,为一种保健药茶。岩青兰代茶,以山西芦芽山山地区为普遍,当地人称之为芦芽仙草,足见人们对这种茶的而北京山区跟山西相比,资源上也没有那边多,所以现在已经不太普遍用了。岩青兰泡茶,茶汤颜色黄亮,气味芬香,味道略有苦感,口味还是很不错的。

  黄芩茶气味清香,茶汤浅褐色,喝起来有股淡淡的药香,有淡淡的苦味和涩味,长期饮用对身体很有保健作用,所以很受人们欢迎。现在我们去门头沟、房山、延庆等地,都可以在农家喝到当年的黄芩茶,喝不够还可以买一包回去慢慢喝,价格不贵。特别是门头沟区,喝黄芩茶的习惯很悠久了,也会在这里很容易找到。

  金莲花是毛茛科、金莲花属的植物,花色金黄,花里还有漂亮的副花冠,整体形状就像一座金黄色的莲花台,非常有趣。金莲花是一种传统的中草药,它的花可以消炎、解毒、清热。如果你的嗓子肿痛,用干金莲花泡水喝会很有效果。并且在泡水的过程中,金莲花会恢复到新鲜时候的样子,非常漂亮,喝茶治病,还能看到漂亮的花在杯子中,真是一种享受。

  饮茶是一种文化,在不能生长茶树的北京,这些土生的植物,山民的智慧,也让它们变成了茶饮,这是山民合理开发利用自然资源的范例,值得我们去研究和传承!

  金莲花在百花山、海坨山的情况也是大体如此,都没有东灵山多,只是在草甸上零星分布一点。

  流苏树,在北京也有分布,但很稀少,在房山浦洼也有一株上百年的古流苏树,当地人同样把它当做茶叶饮用,也做野山茶。后期,在门头沟妙峰山附近,也发现几株野生的流苏树,不算古老,或是妙峰山林场栽培的,分布在北尖垭口附近。

  金莲花在北京的分布并不是那么广泛,只有东灵山、百花山、海坨山等高山草甸地带才有分布。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北京东灵山地区的草甸上曾经有大面积的金莲花群落,形成金莲花海,想起来都会被那种美丽所震撼!但后期因为过渡开发旅游,人们采集的过渡,现在金莲花海的景观,早已消失,现在只能看到稀疏的金莲花,开放在草甸之上了。所以,合理的开发利用,是非常重要的,但愿有一天,金莲花海会出现东灵山草甸。

  在北京的山区,用于代茶的植物,据记载还有少脉雀梅藤、地构叶(珍珠透骨草)、宽叶荨麻、小叶白蜡、藿香、木本香薷等,但多记录于文献和药书中,现在已经大多不再用于茶饮了。

  北京的很多山区,都有蒙桑生长,寒露节气过后,经霜的蒙桑叶片呈现黄色,这时候很多人会采集这样的叶子,拿回去阴干后代茶饮,这就是北京的桑叶茶。或者也叫野桑茶。这种桑叶茶的功效主要是除烦渴,也就是治疗糖尿病,也可用于降血脂、解除酒后烦腻等,是非常好的一种野山茶。

  现在用花代茶饮用,是一种时尚,不但漂亮,还能品味芬香和风味,例如常用的玳玳花茶、玫瑰花茶、千日红茶等。其实在北京的山区,也有一种漂亮的花饮植物,这就是金莲花。

  根据与门头沟区、房山区一些药农的了解,最后了解到,这个棍儿茶,并不是指一种植物,我考证了至少有三种。

  第二种,是产在高山上的灌木银露梅,一般来讲,是隶属于蔷薇科、委陵菜属的植物。银露梅的叶子,较为细小,阴干后,也是小棍子状,故也成为棍儿茶。银露梅叶子代茶,古已有之,用银露梅的叶子泡茶饮用,可以健脾、消暑、化湿,对人身体非常有益,特别适合夏季饮用。现在用银露梅叶子做茶的也不普遍,这跟这种植物分布海拔较高,不易获取或有很大关系。

  此毛尖非彼毛尖也!毛尖,是绿茶的一个品种,而这里说的毛尖,则是一种野生植物,当地山民采集它的叶子也当茶用。据考证,这种植物叫岩青兰,是唇形科、青兰属的植物,多分布在高山地区。由于这种植物的叶片刚长出时候是贴着地皮长的,所以又叫地皮茶,而毛尖这个名字,则是因为用于代茶的幼叶,有明显的白色毛而来。

  金莲花作为茶饮,是近十几年的事情,这种推广,也让北京有限的金莲花资源,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不容乐观!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在门头沟区跑山的时候,曾经听过当地山民说过“棍儿茶”这个名字,但一直没有找到这种茶的原植物。从名字上看,,应该是指茶的形状是小棍状的,于是乎有了很多遐想,像小棍子的都可以去贴一贴,从问荆、节节草到一些禾本科的小草,但后来证明都是错的。

  早就听闻太行山上有古茶树,但按照茶树的分布规律,是不可能长在这么靠北的太行山上的,一定是某种茶叶的代用品而已。

  岩青兰有一个别名叫毛建草,我感觉这个毛建,是不是就是毛尖的谐音呢?看来是很有可能的。岩青兰在门头沟、延庆、房山等地,当地人叫的土名就是毛尖。

  不过,茶是热带、亚热带的植物,我国茶叶的主产区都是在南方,分布最北的省份就是山东了。所以,北方的茶叶,都是从南方输入的,北方并不产茶,这也是公论的。但是,在北方山区的探访过程中,还是听闻了很多关于野茶的事情,很多地方也在饮用这样的土长的野山茶。严格上讲,这些都不算真正的茶,而算是因地制宜的茶叶代用品而已。下面,我就拿北京的山区为例,看看我们的山民们都用哪些植物,作为茶叶的代用品,探访一下这些野山茶吧!

  北京山区的南蛇藤很多,是卫矛科、南蛇藤属的植物,按药材书上所述,这种植物是茎入药的,但在北京海淀、门头沟等地的山区,有人拿南蛇藤的嫩叶、嫩芽阴干做茶,据说有一定的镇静、止疼的功效。没有饮用过这种茶,据说味道较苦。

  第一种,就是石竹科、石竹属的瞿麦,这是一种高山草花,花瓣末端流苏状,很漂亮。瞿麦的叶子细小,采来即会蜷缩成小棍状,以瞿麦的叶子代茶,就叫棍儿茶。瞿麦本身就是一种利尿的中药,用它的叶子代茶饮用,也是用于利尿的。据我的了解,现在用瞿麦当茶的并不多见,只是偶尔有采药的人会采集瞿麦的叶子阴干做茶,所以这种棍儿茶,并不为大众所了解。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秋高气爽,有奖征文邀你直抒心意!

  在华北地区,山民一般是把金露梅叫做棍儿茶,而把银露梅叫做白花棍儿茶,把他们俩的叶子采集回来,阴干后即可当茶引用。但是这两种植物均属于高山植物,数量有限不易采集,故现在已经很少看到用这两种植物当茶的了。我在探访小五台山的时候,一次从南台下河南村,在之间的一个小村庄里,曾经看到有村民正在晒金露梅和银露梅叶子的,讨来一些泡饮,感觉味道很淡,没什么特殊的味道,估计大部分人都能适应的。

  流苏树代茶,古籍就有记载,但在北京地区,分布极少,并不是普遍饮用的野山茶品种。

  1997年,去河北邯郸附近的山区去找寻太行花的途中,得知这里就有古茶树,由山民带领,很快在某村的村边找到了。这株古茶树树皮黝黑,我这个1米82的个子,一个人环抱不得。根据叶片、果实等特征,很快确定这种茶树,是木犀科、流苏树属的流苏树。这种树花色洁白美丽,每年春天,当地人会采集流苏树的叶子,晒干烘焙后做茶叶,当时有幸喝到一杯,感觉清香、味道略苦,真有茶叶的味道,当地人就叫它野山茶。

(编辑:admin)
http://ginjag.com/jinlumei/129/